今年谷雨时节,正是黄山毛峰采摘最忙碌的季节。我前往了一趟安徽歙县黄村,去看看那巍巍高山中野茶园的情况。

徽州府歙县黄村为黄山毛峰核心产区之一,我们去寻的野毛峰大都在远离村庄的高山上。崇山峻岭,连绵不断的茶园,都是解放前和人民公社时期种下的老茶树,那里高山绝顶,许多山头海拔1000多米,那儿的地理环境崎岖险峻,无路可走。

如今那偏远的山村,劳动力严重缺失,由原来五百多人口,到现在只剩下一百多口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

偏远的大山里是不会有外人去打工的,何况本已窘迫的山民也没有给付能力。

茶季里,村民们白天翻山越岭进山采茶,夜里通宵达旦赶着做茶,没日没夜,极度的劳累,实在是超极限的劳作!

山谷里几千亩连绵的野茶园

生长烂石之间的茶园如今大片地荒芜,石隙之间雾露滋养,冷韵袭人多清香,如今那儿人迹罕至,茶树完全自然放养生长,成了名副其实的“野”茶园。

云雀在荒芜的茶树上筑窝

清晨上山采茶,天黑下山。晚饭后开始做茶,常常通宵达旦。

第二天周而复始,累极了、睏极了就地倒下歇会儿,再接着干……

柴火杀青

吴裕泰、张一元、西湖边的汪庄……都是顽强的黄山人创下的家业!

非常时期我想让更多的人喝到这里的好茶。这里的高山云雾茶,微香冷韵,更是天然的富硒茶。

柴火烘青

本荣西禅师著《吃茶养生记》云:“黄山茶养生之仙药也,延年之妙术也。”

这里的山民生活得不可谓不艰苦卓绝,但大都长寿。

清明之后须让身体“清明”。

清明至端午正阳之气到来之时,犹如日当午,人的正阳之气随大地万物一同攀升,此时,须让身体元阳之气升发无碍,则能神清气爽,是谓“清明”,如此芳茶可灌六清,令身轻如燕而朝气蓬勃!

喝如此好茶,让那座大山重回往日辉煌时光,让我们享口福、身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