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经常在外地奔波。遇上很多喜欢喝黄山毛峰的茶友,很多朋友对黄山毛峰存有很大的疑问。他们觉得,现在的黄山毛峰好像没有以前好喝了。

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也若有所思。必须得承认现在很多生产黄山毛峰的产商为了追去外形和颜色的看好,在工艺上面做了一些妥协。以前黄山毛峰会有高温杀青、揉捻等步骤的,在现在的生产中,很多就放弃了,实属可惜。也正是这个原因,现在市场上很多没有经过高温杀青和揉捻的黄山毛峰在香气和滋味上面和传统的茶叶有了很大的区别。

今天一早,我就爬起来,去寻找我心目中黄山毛峰最理想的茶园,汤口镇岗村800米高山茶园。它坐落在巍巍群山之中,山高云清,正是黄山毛峰最核心的产区之一。

陆羽在《茶经》中说好茶的生长环境必定为“阳崖阴林”,上等之茶生长在向阳的山崖上,阳光照射,阳气具足。而同时又有林木遮阴,使得阴阳和谐,二气调和。陈椽《茶经论稿序》对此如此解释:“茶树种在树林阴影的向阳悬崖上,日照多,茶中的化学成分儿茶多酚类物质也多,相对地叶绿素就少;阴崖上生长的茶叶却相反。”

一路上经过一座座小桥,溪水随着山势百转千回,水声在山间乱石中喧嚣,深密的松林幽静深沉。好山好水怎么能不出好茶呢?

高山海拔800米,生态好而温度低,穿着毛衣和棉袄都冷。在其他茶园普遍都采摘第二、三轮的时候,这片茶园才刚刚开园采。

茶园海拔高,茶芽呈嫩黄绿色,低海拔地区茶园的芽叶偏绿,有一股特殊的花香。积累了整整一个冬天的营养,芽头饱满壮实,内含物质丰富,叶面油亮。

鲜叶经过挑选、几个小时的摊放,并于傍晚时分开始制作:高温杀青+多揉捻+3次传统炭焙。

感谢做茶都50多年了的戴叔叔,仅仅晚上的炭焙工序,几个焙笼需要不停的翻动茶和调整炭火温度,我一个年轻人都吃不消,68岁的戴叔叔还是坚持下来,真的不容易。

只做出来的成茶颜色嫩黄绿,白毫显露,嫩栗香和花香浓郁幽长,滋味鲜浓耐泡。

但时间仓促,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改善,需要感谢的人太多,但连日奔波和睡眠不足,身体已达极限,回程。期待再有机会这样的尝试着按自己心中的想法做出有代表性的茶样来。

我相信,只有一步步用双脚去行走丈量土地,行走在那里的山山水水,和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亲密接触,才能去真正了解一款茶。